|美业|美发|美容|美甲|化妆|化妆品|服装|时尚|美体|街拍|长发|书刊|资料|婚嫁|摄影|非主流|编织|视频|美丽|保健|高招|顾问|娱乐|居家|手机|情感|母婴|资讯|问问
当前位置:中国美业 >> 娱乐报道 >> 时评 >>

爱 还需要理由吗?

爱 还需要理由吗?
作者:时评 来源:娱乐 更新:2011-06-17
  内容梗概:

  90年代初,东北某个工业城市的冬天,无雪而干冷。陈桂林曾是一个倒闭钢厂的文艺干事,与妻子分居多年,常年和喜欢钢琴的女儿小元以及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尽管条件并不宽裕,但是他还是坚持让女儿去上钢琴课,甚至借用朋友关系安排女儿在音乐教室偷练钢琴。可好景不长,学校终于发现了,女儿失去了唯一练琴的地方,而此时,小元的妈妈突然回来,提出要与陈桂林离婚,并提出要抚养女儿……

  热爱钢琴的女儿也提出,谁有钢琴就跟谁过,为了和女儿生活在一起,陈桂林与自己的一群哥们开始计划着自己制造一台钢琴出来,但是就当一切即将大功告成时,陈桂林却主动地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

  导演叙事风格独特

  从《耳朵大有福》到《钢的琴》,电影一直宣泄着导演某种独特的情绪,从小出生在工人阶级家庭的张猛,制作这部小成本的影片,无疑是在片中回忆并寻找着某些自己的影子。导演用明晰的电影语言很准确地抓住了片子的主旨:如何面对工业社会中幸福的选择?从乐队到葬礼(讽刺意味强烈对比),从倒闭工厂到烟囱爆破(因果关系的剖析),这些剧本上的设计,道具上的安排,到底是服务于怎样的叙事风格,是这部片子非常出彩的地方。

  电影语言多元化

  这一点,很容易可以从导演的景别和运镜方式中看出来。故事的主人公,陈桂林和他的兄弟们,往往以群像出现,基本上都是全景或远景,而镜头不但摄入人,更把大环境也摄了进来。在镜头里背景均被放大化,放大钢铁厂的破损、象征钢铁文明的褪色,时代的行将远逝,对比出前景中刻意加入小人物的渺小和对生活的无力感。

  除了全景,导演还采用了一些完美的特写。这些特写不是用在人身上,而是用在一架钢琴怎样被制作出来的全部流程。这些具体而微小的动作,这些熟练而流利的手工,这种一丝不苟的专业精神,再配以贯穿全片充满怀旧色调的苏联老歌,几乎使那个破旧倒闭的钢铁厂罩上了一层神圣的气氛。仿佛,他们手底下做的并不是钢琴,而是重建整个工厂的大事业。面对时代的变化,他们的专业、认真的动作也近似于在无奈地唱响挽歌——如同秦海璐饰演的那个角色,虽然是个女歌唱家,但却只能露面在葬礼上,人物的职业设定在片中呼应着通片。

  音乐独具匠心 贯穿全片

  独具匠心的配乐是本片的一大亮点。全片的配乐可分两种,一种是有声源的配乐,一种是画外音配乐。有声源的配乐,例如,片的开篇部分,女儿在电脑上打超级玛丽游戏,超级玛丽的过关的音乐自然升级成为此处影片的配乐。与此同时,父亲正在为女儿制作一架“钢琴“,父亲的煞费苦心让人忍俊不禁,再配合着超级玛丽过关失败的音乐,其中的荒诞、无奈与滑稽味喷涌而出。

  画外音配乐,几乎贯穿了全片,而这些歌曲大多是苏联老歌,除了为渲染怀旧气氛外,还为影片添加了一些欧洲风情的感觉,再配上演员们近乎疯癫的肢体语言、黑色幽默情节的独特设计,很容易让人想起库斯图里卡的电影。经典音乐记忆落在,当父亲为女儿制成纸钢琴后,女儿质疑父亲这个钢琴不可能弹奏,“死爱面子”的父亲为女儿示范,两周声音相结合,音乐名曲《致爱丽丝》慢慢地从两个人的心中流淌而出,声音的不断加强化为一支真实存在,但又仿佛仅存在父女两人身旁的音乐。

  小小缺陷:

  形式感过度,挑战观众们审美极限。从头至尾几乎没停歇的音乐,时不时地充满仪式感的人物群像写实,以及在剧情主线里突然“横生一笔“,过度演绎的超现实片段,微微干扰了剧情的完整性。

  桥段过于戏剧化,真实性需多加考虑。影片最后一个段落,在俄国摇滚和卡门舞曲中,一架钢琴用起重机吊到了女儿的跟前,最简单的练习曲的缓步登场,导演在试图营造一种氛围,但是此情景略显得虚假。

  结尾:

  钢琴是一个载体,承载着主人公对未来的希望,承载着对女儿的万般父爱,钢琴又是一个符号,意指那些普通社会大众在精神层面的价值诉求,更指向那超越现实的,充满理想主义人文情怀。而歌舞、音乐、喜剧等等,各种元素的杂糅,恰恰也体现出当下时代文化的某些特征,然而却在表达主旨与价值理念层面并不甘于只在意当下性的短视效应,而是将情感价值的回归置放于整体的诉求表达之中。片中很多东西需要我们用更长时间来研磨,包括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编缉:beauty】 【打印本页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 发表评论)
>>>
>>>
频道热点
居家
手机
情感
母婴










本站排名 | 今日流量 | 用户登录 | 新用户注册
管理员QQ:303241034